金桥大通配资利率杜坤维:贾跃亭以STO融资9亿美元能拯救FF吗?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上海配资公司-期货开户-期货交易平台-股票配资平台

  作者:大牛时代网站专栏作者 杜坤维   

  贾跃亭和他的金桥大通配资利率FF总是成为市场的焦点,最近FFSTO融资又让贾跃亭火了一把,从各种迹象看,贾跃亭使用STO融资是一种无奈之举,昭示着FF的近况十分的艰难,贾跃亭金桥大通配资利率在做自己的努力。

  STO融资走进FF

  36氪独家获悉,电动汽车区块链公司EVAIO已与法拉第未来、美国投资银行Stifel进行了接洽,EVAIO希望在三年内通过STO方式投资FF总计9亿美元,具体投资细节还未完全确定。

  STO融资对于国内来说还是较为陌生的,国内融资一般是债券、贷款和股权融资,STO融资又是何种新方式这是一种基于IPO和数字货币之间的融资方式。

  STO实际上是数字货币的一个新变种,也叫安全代币发行,慢慢的演变为一种风险资本融资新的有效替代方式,有公开募集和非公开募集两种募集资金的方式,STO与比特币等虚拟数字货币不同,需要在一定的法律监管框架下,遵守按照法律法规,行政规章的要求,进行合法合规的通证公开发行,可以代替某种资产和权益,可以代表公司的股权和公司的实物资产转变为区块链上的加密数字凭证,是现实金融市场的一种资产数字化。因此具有传统 证券性质特点,享有对应资产股利权、投票权和抵押资产担保债券等权利,STO与比特币等不同,不单单是虚拟数字货币,而是对应着一定的资产。

  正因为有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两种方式,才会引发贾跃亭的重视,

  FF缘何要采用STO融资方式

  贾跃亭因为乐视网(行情300104,诊股)成为被失信执行人,在国内外融资受到不小的影响,国内债券信贷融资几无可能,并影响到FF恒大中国业务,据报道为解决FF中国面临的困境,双方于7月18日金桥大通配资利率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在政府和金融机构接受、可以彻底解决中国区问题的条件下,恒大向FF提前支付7亿美金,随后贾跃亭主动提出将FF股份转让给第三方,辞去一切关联公司董事职务,金桥大通配资利率但事实上贾跃亭只是将股份交由朋友代持,并仍为合资公司实际控制人,这一做法并未得到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的认可,并未解决FF中国面临的困境。国外投资者对于实控人的信用更为重视,国外融资也因为与恒大许家印闹得不可开交,大的投资基金或者金融机构可能望而却步,融资也并非易事。

  目前FF资金链再度紧张,根据有关媒体资料,尽管FF可采取新的一轮裁员降薪和停薪留职减少开支,119日消息,据外媒报道,FF的一名高管在全体员工大会上称,该公司现有的资金仅够让剩余大约600个员工按照降薪标准维持到1130日。如果不能在近段时间融到资金,FF可能要再度裁员,那么离FF量产又远了一步,到明年一季度,FF还不能实现量产的话,贾跃亭就意味着会失去对FF的控制权,这是贾跃亭不能接受的,FF方面指责恒大拖延付款别有心机。面对FF的窘境,贾跃亭必须最后一搏,哪怕是困兽犹斗也要博一回。

  因此找钱就成为贾跃亭的最主要工作。贾跃亭FF正式签约美国顶级投资银行Stifel(斯提夫尔),全面加快融资进程,贾跃亭这个人还是能够独出心裁的,常规融资难以进行下,另辟蹊径,与电动汽车区块链公司 EVAIO合作,展开融资,虽然该公司股东名声显赫,是特斯拉的前高管,可EVAIO今年才成立的,从事的并非金融投资,而是基于区块链的汽车支付业务,为电动车企提供区块链的底层技术架构。EVAIO只有一个项目在推进,要到20198月才能完成。EVAIO的现状似乎与FF有一个非常相似的共通点,没有营收、利润。

  这样一家公司哪来的钱投资呢?正常融资走不通,就冠上高科技的区块链名义,以发行安全代币的方式来融资。于是FF开始布局,为STO融资打基础。一个是股权融资另一个就是债权融资。

  股权融资因为目前对于FF来说,量产汽车还八字没有一撇,尽管贾跃亭号称估值已经是百亿美元,但要想获得投资者认可还是存在较大的难度,低了贾跃亭雄心勃勃可能不愿意降低身价,高了市场未必认可,何况恒大拥有融资同意权,股权融资需要恒大点头认可,债券融资是FF目前唯一的融资方式。根据有关资料,FF认为在应对FF短期现金流困难方面,Stifel将同样凭借自身的资源和经验,帮助FF量身定制短期债权融资的解决方案。FF也一直尝试用质押核心资产的方式进行短期借贷,但由于身为第一大股东的恒大健康FF核心资产申请保全,导致FF用于自救的资金规划受到了严重的破坏。

  根据FF公告斯提夫尔对FF现有资产进行了全面的评估,仅FF美国净资产价值就超过6亿美金,而债务仅为数千万美金,资产远远大于负债。STO可以实施可抵押资产的债权融资, 但是FF与恒大有资产抵押协议,融资第一步就是解除恒大的抵押协议,不能解除恒大资产抵押协议,所谓的STO融资就是不可能完成, FF 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在 FF 获得金融机构资产融资的情况下,恒大健康再次违约拒绝解除对 FF 的资产保全。法拉第未来 11 12 日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申请,要求解除恒大健康对 FF 的资产抵押权。

  FF为了融资成功走向与恒大的决裂之路。这恐怕是一条不归路。香港仲裁庭在第一回合紧急仲裁中已经裁定驳回贾跃亭提出的这一申请,这一次恐怕也是未必如愿,据媒体报道,贾跃亭完全是在混淆概念,根据原协议约定,在恒大未及时支付投资款的前提下(也就是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在2019年底和2020年底前各支付6亿美元),一旦FF找到金融机构进行抵押融资,恒大应无条件解除资产抵押。而事实上,恒大早在525日就已支付完毕应于2018年底支付的8亿美元,不存在配合解除资产抵押的前提。

  因此贾跃亭希望通过仲裁获得解除资产抵押获得债权融资的希望很渺茫。据新浪网最为关键的是,参与投资的其他两方,法拉第未来和Stifel均未对该融资消息发表任何评论。显示这两方的谨慎心态,贾跃亭的融资方案更多的是在替自己造势,是释放的一种烟幕弹。

  不管这一次FF有没有成功 债券融资,如果FF还是贾跃亭控制的话,后续大概率会走向STO股权融资,按照贾跃亭最早的预期,IPO也要在2020年才会进行,即使成功实施不超过6亿美元融资,一年多时间这点钱如何够贾跃亭这样大手大脚的花费,后续STO融资已经没有可供抵押资产,只能通过股权融资。

  STO股权融资要比IPO来的更加的快捷和高效,即使美国实行的是注册制,也是存在注册制门槛的,FF也未必适合注册制IPO,而STO就没有这样的门槛,还是很适合初创科技公司的融资的,但关键是创始人的诚信意识很重要,如果诚信丧失,也是很难得到投资者认可的,毕竟初创企业本身失败概率就很大,加上创始人没有良好信誉,要想获得投资者认可难度也是很大的。

  贾跃亭FF救赎之路

  商场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贾跃亭FF救赎之道还在于同恒大搞好关系,得到许家印的谅解,获得恒大的投资。但是这可能需要贾跃亭放弃实际控制人的地位,取得国内监管部门和金融部门的谅解。口口声声决不放弃实际控制人地位的贾跃亭能够做到吗?

  目前恒大与FF的资产抵押协议还是有效的,申请仲裁只会加重矛盾的对立,也只是徒耗财力物力,加快资金的消耗,赢的概率并不大,债权融资非常难以成功。

  股权融资方面因为恒大具有优先权,也具有同意权,没有获得恒大许可,股权融资谈何容易。

  FF的技术被业界和许家印认可, 贾跃亭如何拯救FF,让我们拭目以待。